2017年8月20日 星期日 闰六廿九 本站中文域名:www.成陵.com www.成吉思汗陵.com
首 页> 新闻中心> 对蒙古族萨满信仰兴衰的一些感悟
内容详情

对蒙古族萨满信仰兴衰的一些感悟

发布人:高娃 发布时间:2017-06-06 11:37:00 点击数:736
核心提示:
      《本学期作品——对蒙古族萨满信仰兴衰的一些感悟》;萨满教是蒙古族最早的宗教,可以说萨满教对蒙古族的萨满教衰落的原因无外乎归于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是政治方面,统治者为了更好的维护自身利益,大力镇压萨满教。

例如,在公元十二世纪末、十三世纪初,随着蒙古族的统一和发展,蒙古社会由奴隶制向封建制急剧转变,在宗教上,萨满教为适应新的皇权体制的需要,形成“天神”为主的多神信仰,伴随着蒙古汗国的建立而登上了政治舞台,成为统治集团的工具。蒙古初兴时的铁木真是崇拜萨满教的,他统一了蒙古各部成为“成吉思汗”,和利用萨满教有密切的关系。铁木真身边有两个大萨满,一个是阔阔出,另一个是豁尔赤,他们在铁木真统一蒙古各部的过程中,以“天神”之名为铁木真造了不少声威,促进蒙古军队历次战争的胜利。

 

阔阔出,晃豁坛氏,被称为“帖卜腾格里”(腾格里在蒙古语里意为萨满教观念中的“天”,足见其地位显赫),他被认为能预言未来,与神沟通,灵魂在天上巡游的“通天大萨满”。曾多次为蒙古乞颜部出征,翦灭敌人而造势声威,是铁木真身边最得力的舆论宣传者,通过“神”的旨意为铁木真的崛起奠定了宗教上的支持。1206年春,在忽里勒台大会上,阔阔出代表“天神”发言,奉天命封铁木真为“成吉思汗”,建立蒙古汗国。这样,铁木真便以“君权神授”的名义,得到各部的赞同和拥戴,取得了帝王的合法地位。阔阔出也成为极具权势的“神权合一”的人物。可见成吉思汗是利用萨满来达到其政治目的的;而萨满也同样借助辅助铁木真掌握统治权而登上政治舞台,成为地位显赫的人物。

 

豁尔赤,巴阿邻部人,初属札答兰部扎木合,后归附铁木真。1189年,首倡推举铁木真为蒙古部汗,随从统一蒙古各部,深受尊信。同样也是为成吉思汗大造声威的萨满之一。他编造了一套所谓“天意”来迎合成吉思汗的需要,并且使萨

满成为宫廷祭司阶层,变成统治阶级的一部分,成为“天神”和“帝王”统一起来的有力工具。蒙古汗国建立时成为屈指可数的几位“万户”之一,还被封为“别乞”(“长老”),掌管萨满教事宜。

 

蒙古汗国建立后,萨满教进入黄金时期,这些为蒙古汗国的建立立下功绩的萨满们享有优厚的待遇,但是他们仍不满足,建国初就成为万户的豁尔赤,在封地内统辖无道,造成辖区内部族叛乱,为远征的蒙古汗国蒙受巨大损失,还厚颜无耻地向成吉思汗索要三十个美女。阔阔出自持萨满的特殊地位,极力扩展个人势力,敌视黄金家族,常常对成吉思汗口出狂言,以至于为图谋权势,想要与成吉思汗平起平坐。成吉思汗恐怕阔阔出利用其特殊地位故伎重演,以“神”的名义煽动叛乱、篡权夺位,令其弟杀掉了阔阔出。

 

通过这场斗争,使成吉思汗清楚的认识到,想要巩固自己的君王地位,就不能存在一个“代天言而授命于人”的萨满来左右自己,倘若萨满为了取得私利,那么自己的“天授君权”随时可能易主,或受人节制。 于是,成吉思汗便逐步削弱了萨满在宫廷中的领袖地位,并对萨满进行了一些限制,随后,任命兀孙老人专门管理萨满事务。虽然管成吉思汗对萨满教进行了一系列的制约,仍不能完全摆脱萨满教对政治体制的束缚,但是萨满教已经逐渐失去了统治阶级的支持,这在封建社会中是致命的。

 

其次是宗教因素,佛教以及其他宗教的传入并广泛传播导致萨满教地位下降。 早在蒙古军西征时期,他们认识到,萨满教不可能、同时更已经不适应驾驭和统治包括本民族在内的庞大的蒙古帝国统辖下的诸多民族的精神武器,蒙古贵族一方面极力改革萨满教,另一方面积极吸取其他民族先进的文化,对其他宗教采取了“兼容并蓄”的政策。这充分说明了蒙古族的统治者深知利用宗教统治人民的作用,从成吉思汗到忽必烈时期,对佛、道、伊斯兰、基督教等都采取了兼容并蓄的态度,利用各种宗教为他们服务。 公元1219年,还在成吉思汗西征途中,他便诏请全真道中龙门派创始人邱处机到蒙古为其讲道。公元1222年两人会面于西域军中,邱处机向成吉思汗传布道教教理,规劝爱民慎杀,以为治国安民之道,深得成吉思汗赏识,赐号“神仙”、封爵大宗师,执掌道教。

 

1235年,窝阔台汗的二儿子阔端(库腾汗)身患重病,许多萨满来诊治都无效,于是请来萨迦喇嘛八思巴,很快给治好了病,喇嘛教以此为契机,开始了在蒙古草原的传教。1244年,八思巴到达凉州会见库腾汗,代表西藏归顺于蒙古;1251年受忽必烈召见于六盘山;自1253年起,随侍忽必烈,从授佛戒; 1260年,受封国师,赐玉印;1264年受封总制院事,管理全国佛教及藏族事务。后成为元朝首任帝师。这为喇嘛教在蒙古族内的传播提供了条件。 元朝时期,萨满教和各种宗教并存,失去了独尊地位,甚至在争夺信徒的斗争中败下阵来,但在元朝灭亡后,情况发生了转机。蒙古贵族退败回蒙古草原后,本不赞同改变蒙古传统的保守派认为导致蒙古衰败的原因,就是蒙古人放弃了原有的传统。于是,蒙古族的萨满教重新恢复和发展起来,从十四世纪到十六世纪末的两个多世纪又成为占统治地位的宗教。在这种情况下,明帝国为了巩固边疆,利用宗教统治蒙古,对在蒙古地区传播喇嘛教给予了极大的扶持和鼓励,给予西藏喇嘛以优厚的赏赐,派他们到蒙古王公那里“讲说劝化”。在北京印刷黑字、金字藏经,制造各种法器,送往蒙古地区。蒙古贵族建造寺庙时,朝廷给解决各种匠人和器材等。于是,喇嘛教便在蒙古地区站稳脚跟,正式取代传统萨满教的思想统治地位,而萨满教只蜷缩在以科尔沁为中心的东蒙一小块地区顽强地生存着。

 

最后就是从萨满教自身进行分析,这也是蒙古萨满教最终被取代的主要因素。 由于萨满教是原始性宗教,因此不可避免存在着不系统的缺点。蒙古铁骑远离故乡,向外发展,触角已伸向欧亚,接触了许多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先进的民族。随着蒙古社会的发展,萨满教与一统的皇权政治格格不入,统治者无法用这种原始宗教来全方位的管理国家。其次就是萨满教的杀生血祭,与日益发展的生产力水平相互抵触,带来较大的浪费,这是下层民众抛弃萨满教信仰的主要原因,加之后来部分萨满自身素质下降,聚敛钱财欺骗族众,与早期的萨满形象相差甚远,致使萨满的地位下降,从而影响到萨满教的地位。

 

萨满教在蒙古地区流传千余年,对于蒙古部族的价值观,风俗习惯,祭祀仪式,日常生活等都有很大的影响。甚至现代蒙古族人的意识深层当中仍然存在萨满观念。顾姑冠,即在元代兴极一时的帽饰,最初是蒙古族妇女基于萨满信仰所戴。蒙古人的祭祀、狩猎风俗,如狩猎前的祈祷、祭天、祭地,祭敖包等都与萨满教的原始信仰相关。

 

萨满的兴起和衰落都与统治阶级的支持有极大的关系,宗教应该是为统治阶级服务的,应该是有助于维护社会稳定的,马克思主义认为原始宗教产生的社会根源是原始社一会对自然力的恐惧和敬畏。随着生产力的发展,科学技术的进步,萨满教终会推出历史舞台,但是萨满教亲近和崇尚自然等主张确是我们应该提倡并学习的。可以说,萨满教的兴衰荣辱是世界上所有宗教的缩影,是一个范例。


文章来源:转载自互联网



相关信息

成陵旅游区官网农家乐周边游长沙旅行社湖北恩施旅游承德旅游网锦州旅游网朝阳旅游网沈阳旅游网大连旅游网营口旅游网

湖北旅游网携程旅行网e龙旅行网盘锦市旅游网云南旅游网虚拟旅游平台四川旅游网中国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