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26日 星期六 四月十二 本站中文域名:www.成吉思汗陵.政务
首 页> 新闻中心> 一篇文章带你了解蒙古大军14次西征
内容详情

一篇文章带你了解蒙古大军14次西征

发布人:高娃 发布时间:2018-02-27 08:53:00 点击数:1357
核心提示:

       公元1241年12月11日,在西征大军跨越多瑙河的时候,成吉思汗的继任者、蒙古帝国第二任大汗窝阔台却因病离世。着手为蒙古人统治下的各地区建立赋税体制,以及组建完善的驿传体系,是这位大汗生前为帝国所做的两个主要贡献。前者让“蒙古”从一个掠夺者的身份,转换为一个经营者(虽然不成功);后者则极大加强了欧亚大陆各版块(蒙古统治下的)之间的信息交流。两项工作的完成,表明蒙古人的国家,开始从一个草原游牧体迈进至帝国行列。

帝国首都(蒙古高原上的哈剌和林)与西征大军相隔7000公里,借助高效的驿传系统,身在匈牙利的拔都可能在一个月后就获知了消息。也正是这个消息,让西欧天主教世界得以摆脱这场“黄祸”。很显然,争夺蒙古帝国大汗之位的重要性,要远比劫掠财物重要的多。公元1242年春,西征大军结束了在匈牙利的战事,开始了东归之路。然而这并不代表那些丧未遭受蒙古人侵扰的国家,就此可以松口气了。因为这些游牧者对尚未探索的过的土地,永远充满着好奇心。

就像当日成吉思汗攻灭花喇子模国后,又派军到南俄草原探路,而探路的蒙古军在先后击败阿兰人、钦察人、罗斯人后,回程时还顺带试探了下伏尔加保加尔人的成色一样,拔都和他的大军也没有原路返回,而是准备透过多瑙河下游回到南俄草原。我们先来看看,这一地区当时的地缘政治格局。首先今天的罗马尼亚在此时还未立国,除了达契亚高原为匈牙利人所有以外,罗马尼亚三大板块中的瓦拉几亚平原和摩拉维亚(摩尔达维亚)丘陵,亦为钦察人所覆盖。至于多瑙河之南,则是复兴之后的保加利亚(第二)王国。

不管是身处匈牙利草原的西征军主力,还是在派往达尔马提亚搜寻匈牙利国王的蒙军,要想进入保加利亚和瓦拉几亚,都得先进入巴尔干半岛的北部山地。在这片主要为“南斯拉夫人”所覆盖的山地中,塞尔维亚人算是政治上的先行者。

13世纪初,借助十字军攻陷君士坦丁堡所引发的混乱,塞尔维亚人摆脱了拜占庭帝国的控制,建立了自己的独立王国。东归蒙古人要想进入多瑙河下游,就需要先进入塞尔维亚。不过此时的塞尔维亚王国与今天塞尔维亚的疆域,所覆盖的板块不尽相同。简单点说,今天塞尔维亚北部,以其首都贝尔格莱德为中心的多瑙河流域低地区,当时是还是匈牙利王国领土(1284年,因匈塞结盟关系送给了塞尔维亚)。

身处匈牙利草原的蒙古主力,将基地设在了蒂萨河下游的“塞格德”(蒂萨河与其支流穆列什河相交处)。在解读罗马-达契亚战争时,我们曾经提到,塞格德之南、蒂萨河以东至特兰西瓦尼亚高原之间的这片低地区,有个特定的地缘标签——巴纳特地区。除归属匈牙利的塞格德以外,绝大部分为塞尔维亚、罗马尼亚所有。

在罗马帝国征服达契亚后,巴纳特平原也是帝国在多瑙河之北、达契亚高原以西拥有的唯一一片低地,对于连通达契亚、巴尔干、匈牙利草原、潘诺尼亚等板块,有着重要的战略价值。进入中世纪以后,从匈牙利草原而下的马扎尔人、以特兰西瓦尼亚高原有基地的达契亚人(罗马尼亚人),以及在潘诺尼亚、巴尔干定居的“南斯拉夫人”,都对这片土地施加过深远的影响。

塞尔维亚所分得的巴纳特地区,又被称之为“伏伊伏丁那地区”。之所以把它单独拿出来提一下,是因为这个地区的行政属性比较特别,全名为“伏伊伏丁那社会主义自治省”。在塞尔维亚(包括前南时代)的行政区划中,一共有两个所谓的“社会主义自治省”,除了北区低地区这个以外,还有一个位于西南部山区的自治省,它就是大家熟知的“科索沃”。科索沃的情况,相信大家都有所了解。至于伏伊伏丁那是不是有一天,也会成为时政热点地区,倒并不是我们今天要讨论的。在这里提出,更多是让大家关注到它们背后的地理因素。

在纵穿巴纳特地区、渡过多瑙河之后,蒙古人会看到一条把他们带入巴尔干山地的河流:大摩拉瓦河。这是一条贯穿南塞尔维亚,最终注入多瑙河右岸的河流,由两条发源于巴尔干山地的上源:西摩拉瓦河、南摩拉瓦河合流而成,匈牙利王国与塞尔维亚王国当时的分割线,也正在这个点上。由于蒙古人的方向是东部的保加利亚,所以他们先沿着大摩拉瓦河——南摩拉瓦河而上,然后折向东进入巴尔干山脉(斯塔拉山脉)南麓的保加利亚。

巴尔干山脉是多瑙河流域与巴尔干半岛的地理分割线,同时也将保加利亚分为了南北两部分。在希腊罗马时代,巴尔干山脉以南直至黑海北岸的低地区(马其顿以东),被称之为“色雷斯”。其中南保加利亚为“北色雷斯”(希腊部分是西色雷斯,土耳其部分为东色雷斯)。也就是说,蒙古人的回程路线是先进入“北色雷斯”(南保加利亚),然后翻越或绕过巴尔干山脉,进入多瑙河下游平原。

蒙古人进入南保加利亚的第一站,就是保加利亚名城“索非亚”。这个城市所在的位置,是一个巴尔干山脉西南麓的山间盆地(索非亚盆地),对南、北保加利亚的辐射力相当,且有山地护佑。其地缘价值,很像第比利斯城在高加索地区的定位。后来保加利亚脱离奥斯曼帝国统治独立时,索非亚被定为了保加利亚的首都。同样也正是基于这个枢纽位置,蒙古人也将索非亚盆地定为了两军的会合地。

现在我们该看看达尔马提亚的蒙军,是如何抵达保加利亚的了。收到命令的蒙古人,从达尔马提亚的南端,经现在的黑山、阿尔巴尼亚北部,以及刚才提到的科索沃地区,进入南摩拉瓦河上流,最终进入索非亚与主力会和。由于急于回程,两支蒙军在塞尔维亚、保加利亚都没有展开大规模的战役。更多是派出小股部队袭掠定居点,并靠着蒙古人恶名威逼沿途城镇缴纳赎金。总的来说,回程时的情况和匈牙利差不多,蒙古人在低地区的收获,与在山地区遇到的困难形成了鲜明对比。虽然没有遭受如匈牙利般的恶运,但塞尔维亚人、保加利亚人在送走蒙古人时,都被告诉他们还会再回来的(不过后来,蒙古人却再也没有回来)。

回到南俄草原的拔都,于次年在伏尔加河下游正式建立了钦察汗国。并在随后的历史中,满足于在东欧平原的经营,没有再试图征服匈牙利及多瑙河流域。从蒙古方面来看,是因为拔都西征的本质,是倾帝国之力在帮钦察汗国打天下。在完成了对钦察草原的征服,并使东欧森林地带的罗斯人、伏尔加保加尔人臣服后,接下来再能走到哪步,就是钦察汗国自己的事了。回到蒙古草原的其它部众,将开始为自己的长远利益做谋划了(后来继承帝国汗位的蒙哥汗,也是这次西征的成员)。而从欧洲方面的情况来看,起到关键作用的,仍然是天主教化的匈牙利人。
 从地缘结构上看,当年匈人之所以能够横扫西欧,是因为匈牙利草原还是游牧者的天下。翻越喀尔巴阡山脉的匈人,可以很容易的收服这片草原上的游牧部落,并以匈牙利草原为跳板,攻掠阿尔卑斯山南北。然而在马扎尔人和匈牙利草原变成“基督教之盾”后,地缘政治的天平开始向基督教世界倾斜。虽然在这次匈牙利之战中,自认为骑兵天下无双的匈牙利人吃了大亏,但蒙古人在高地区的举步维艰,也暴露了自己的板块。
 为了防备蒙古人的再次入侵,重整河山的匈牙利王国,开始重视依托山地、山口构筑城堡关隘。比如布达城就依托城内的布达山,修筑了规模宏大的“布达城堡”(公元1247年始建)。对于后来的钦察汗国来说,他们在战略层面遇到的问题是,匈牙利拥有足够多的山地,一旦对手决定不与之野战,而是依托山地保存实力的话(并在低地区坚壁清野),那么蒙古人自己很可能会被拖垮。
 好了,现在大家已经清楚蒙古人在欧洲的扩张边界了。应该说,除了本身还被欧洲人视为野蛮之地的罗斯诸国以外,整个基督教世界并没有为蒙古人所征服。在这两次西征之后,蒙古人又在西亚方向进行了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西征。随后又在东亚吞大理、灭南宋,甚至远征日本等。问题是我们这阶段的任务是解读欧洲,东方的事情对欧洲的地缘结构影响力有限,所以不会在这个方向铺陈了。不过蒙古第三次西征,倒还是需要花些笔墨的,因为这次西征催生出了一个与欧洲为敌600余年的强大帝国——奥斯曼帝国。这个对手不仅直接改变了黑海、爱琴海地区的地缘结构,更“帮助”欧洲拉开了大航海时代的大幕。

文章来源:转载自互联网



相关信息

成陵旅游区官网农家乐周边游长沙旅行社湖北恩施旅游承德旅游网锦州旅游网朝阳旅游网沈阳旅游网大连旅游网营口旅游网

湖北旅游网携程旅行网e龙旅行网盘锦市旅游网云南旅游网虚拟旅游平台四川旅游网中国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