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21日 星期四 五月初八 本站中文域名:www.成吉思汗陵.政务
首 页> 新闻中心> 喀喇沁左翼蒙古族厚重的历史与沉重的现实
内容详情

喀喇沁左翼蒙古族厚重的历史与沉重的现实

发布人:高娃 发布时间:2018-03-30 04:40:00 点击数:212
核心提示:

          一、南公营子往事--恰似大凌河水向东流

南公营子是原喀喇沁王府所在地,而王爷府是原喀喇沁左旗扎萨克衙门所在地。开始称公爷府、乌公府,是因第一任扎萨克乌良哈部色楞于清顺治五年被清廷封为镇国公,所以,他的府第称公爷府,当地也就被人们称为公营子。至第六任扎萨克瑚图灵阿被清廷封为郡王后,才称王爷府。

这座塞外名镇的兴衰,也是整个喀左蒙古族文化变迁的缩影。

南公营子镇地理位置优越,可谓山川形胜,优势天成。古称四门四关,是辽西著名的要塞。这里是一个四面环山,中间一马平川上孤峰独立的小盆地。盆地东西南北各有一座一字型的山脉,四座一字型的山脉围成一个四四方方、方圆百里的平原,平原中间又孤零零地有个小山丘,本地人称莲花山。在莲花山上有九眼清泉常年水流不断,并在贝子山(北山)山腰上形成一个圆形水洼,故名月亮洼,溢出的泉水顺着山涧汇入大凌河。所以这个山区又叫九泉莲花月亮山。而盆地四面的这四座山互不接连,在东北、西北、东南、西南各形成一个山口,古称四门四关。东北山口谷家岭,过山口就是老爷庙,可通往朝阳;西北山口桃花池,过山口就是平房子,可通往凌源和建平以及内蒙腹地;东南山口芒牛营子,过山口就是建昌,可通往辽西走廊的各个城市;西南山口头道营子,过山口就是王宝营子,可通往秦皇岛,直入关内。当年曹魏大军就是从这里走过来北征乌桓,并在西面的大阳山上指挥魏军与乌桓军队在这片平原上作战的。而大凌河则从东南山口流入、从西北山口流出。目前306国道、魏塔线铁路也是从东南山口进入、从西北山口穿出。而这两个两山夹一道的山口宽不足千米,两侧都是险要山峰。铁路、公路、河流在此穿插通过,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古时把山之南、水之北称为阳地,喀喇沁左旗王府就设在背靠九泉莲花月亮山,面对大凌河的纯阳之地。而且,这里有天然的四门四关、进可攻退可守,中间又有方圆百里的平原和大凌河水,称得上是风水宝地。就是在这片宝地上,喀喇沁左旗王府自第二任扎萨克奇达特(色楞之子)迁王府到南公营子起,最后一任扎萨克默尔庚额,延续了近三百年。

 (一)消失在战火中的五大府
  据现存于县档案馆的“图林固英族谱”(喀喇沁旗王爷家谱,也是旗谱)记载的人物中有:郡王3人,贝勒、贝子5人,内务府大臣1人,理藩院大臣8人,御前行走8人,镇国公4人,卓索图盟正、副盟长4人,扎萨克13人,一等塔布囊22人,二至四等塔布囊1065人。这些蒙古王公贵族官运亨通的同时还不忘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购建良田美宅,因此在南宫营子出现了许多规模宏大的豪宅府第,其中包括旗王爷府(扎萨克办公及居住所在地)、贝子府(熙王府)、吉府(或济府)、老府等府第俗称“五大府”。
    据《旗署老档》载:王爷府(公爷府)布局精巧,即有传统的四合院式建筑特点,又有自己的独特之处,是集办公、居住及休闲为一体的一组建筑群,其布局大体可分为:公爷府、亭子院、戏楼、花园、马号、青房等几部分。
   从现在保存的旗王爷府建筑图纸及建筑模型来看,当年的王府占地面积达200万平方米,建筑面积5万平方米。而现存的喀喇沁右旗王府占地仅为5.3万平方米、建筑面积0.45万平方米。由此我们不难想象当年喀左旗王府的壮丽宏伟。

 公爷府:宫门三间,两扇红门,各有虎头衔环。门两边各有月窗,门前有石狮一对,遥相呼应,门前有平台,两侧有上马石,平台前广场竖有旗杆一顶。进入宫门正堂大厅五间,中三间为正堂,东一间存文书档案,西间存武器,大厅两边各有抱厦两间,抱厦两边各有角门一个,东西厢房各七间。从角门入内是二门里,有二厅三间,两边各有走廊配房七间,东为“保安室”(最后一任扎萨克默尔庚额时设)。西边为佛堂喇嘛室,东西各有厢房七间。西七间是“印务处”,备有“蟒花鞭”、“背花条”、“手掌”、“木笼”、“大小滚杠”、“老虎凳”等十几种刑具。三门院内有七间客厅,这七间客厅地基高出地面五尺,前、东、西均有五层台阶。客厅两层各有抱厦五间,东西相对七间厢房,抱厦与厢房均有前檐游廊,整个客厅院内都是青砖铺地,中间甬路旁各有石桌一个。四门里,正厅九间两层楼房,中间塑有千手千眼观音一尊,东西抱厦和厢房连以游廊,整个四门里是公爷和娘子及侍者食宿的地方。

 楼房后院,还有九间正室,是师爷办公地点,草拟文件,上报下达均在此地。

亭子院在公爷府东侧,正室七间,东西有带游廊房子相连,中央为一座六角攒亭,紫红色明柱撑起青瓦顶盖,六角风铃在风中叮咚悦耳,望板上彩绘富丽堂皇,栩栩如生,整个亭子远远望去玲珑别致。

 花园在亭子院东侧及北侧,花园内有人工假山一座,假山顶部建有攒角亭子,登上亭子可俯望全园四时花卉。这里是供王爷及其娘子消遣游玩场所。

在亭子院前有专供王爷看戏的戏楼,戏楼建于清乾隆早期,座南朝北。红色的明柱,翘起的翼角,帷幔上绘龙雕凤五彩缤纷。
  马号,在亭子院东侧,花园之南,是旗衙门驻军之所。因都是马队,故俗称马号。

青房,在马号东,花园南侧,是扎萨克雇工居住、生活的地方。
  贝子山(九泉莲花山)屏于府后,大凌河象一条洁白的哈达环于府前,迎面矗立在河南岸的孤子山(朱山)是其影壁,布佑图山护于左,僧机图山拥于右。

王府位于全旗的中心,同时也是当时喀喇沁旗的经济及政治中心。只可惜王府及其他府第都于1947年毁于战火,往日辉煌已化为一堆焦土。据经历当年点火的老人讲,当年的大炎烧了整整二十多天,状甚惨烈。

(二)荒烟衰草中的五大庙

南公营子五庙位于辽宁省朝阳市喀喇沁左翼蒙古族自治县(喀左县)南公营子镇,五庙指的是元隆寺、普佑寺、车轮寺、金安寺、仁隆寺,由于五座庙宇相距较近,形成庙宇建筑群,因此总称为五庙。

由于南公营子在喀历史上的特殊地位,在数百年历史中不先后有五座著名的庙宇建筑矗立在这座曾经繁华的小镇,五座庙宇各有别称,并建筑于不同年代,由于历史原因,五座寺庙的建筑均有不同程度的毁坏,现正修缮重建。目前镇政府西侧的普佑寺已部分修善,完成两座大殿的修复工作,位于镇中心小学旁的仁隆寺也已完成两座大殿的修复,位于南公营子,镇中学的金卷寺部分建筑完好无损。其他两座寺庙只余遗址。

喀左王府被毁之时也是南公营子衰落之日,王府被毁后,旗政府搬迁,卓南中学等也随即搬迁,五大庙又被挪做它用,从此辉煌310年的经济政治文化宗教文化中心从此消失,留下的只有老人的感叹和那些美丽的敖木伦河传说。 

二、世界第一蒙古族家谱

图琳固英族谱是兀良哈(乌梁海)蒙古人之旗谱,收藏在喀左县档案馆,德国皇家图书馆所存的中国蒙古族家谱仅4米长、2米宽,记载600人,已被视为世界珍品。而图琳因英旗谱长8米,宽1.8米,用蒙古文字按塔式结构墨笔手书于宣纸而成,是世界上现存规模最大的蒙古族谱。

该族谱名称是以元朝的末代驸马图琳固英命名的。图琳固英家族非常显赫,其家族曾与成吉思汗家族累世联姻。该族谱真实地记载了从后金天聪九年(1635年)至光绪年间图琳固英传人的名字及其社会地位。族谱上能辩认的共14代1904人,其中获得清廷各种官爵的达1153人。该族谱整理问世后,在国内外引起轰动。1996年11月,中央民族大学教援吴肃民,内蒙古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纳古单夫、乔吉等专家对族谱进行了认定,一致认为这是蒙古史上的一个重大发现,是研究蒙古历史的第一手珍贵资料,具有极其重要的价值。兀良哈族谱篇幅之大,记载人员之多,跨越时间之长,更堪称“世界之最”。不仅具有宝贵的研究价值,更具有珍贵的文物价值,被誉为“国之瑰宝”。

目前,见证近300年中国古代蒙古族历史的《图琳固英族谱》因其珍贵的历史价值日前入选《中国档案文献遗产名录》

三、中国资料量最大的蒙古文旗县档案

珍藏于辽宁省喀喇沁左翼蒙古族自治县档案局的《清代喀喇沁旗蒙文档案》以及民族古籍资料,经过10年的艰苦工作目前基本整理完毕,这是第一次对这些古籍资料进行系统整理。

辽宁省喀喇沁左翼蒙古族自治县档案馆馆藏蒙古文档案多达5434件,是中国目前已发现的保存最完整的蒙古族档案资料,在全国少数民族旧政权档案中也是独一无二的。

《清代喀喇沁旗蒙文档案》是喀左蒙古族历任扎萨克(旗长)及广大蒙古人民集体智慧的结晶。经整理得知,这批档案包括清朝乾隆六年(1741年)至中华民国21年(1932年)的近200年中,由大清皇帝、六部、理藩院、蒙藏院等中央政府以及热河都统等地方政府发给喀喇沁左旗扎萨克衙门和喀喇沁左旗衙门上报的往来文件,旗王府衙门内部文件以及与外旗县、盟、府、厅等机构的各种公文、便函等。

此次整理还发现清朝的圣旨以及康熙年间吏部颁发的喀喇沁左旗扎萨克印、堂官印等文物。这些档案资料记载了近400年的蒙古族历史,完善了蒙古族一千多年的历史追踪,填补了蒙古政权及元顺帝之后蒙古王朝沿革研究的空白。这为研究喀喇沁地区蒙古族的政治、军事、经济、文化、教育、卫生、民族、宗教、风俗习惯的发展变化提供了重要的历史依据。

据历史学家们介绍,元顺帝被明王朝赶出大都(今天的北京)后,并没有消亡,而是在如今的内蒙古自治区周围一带活动,在史学界被称为“北元”。但由于蒙古族习惯于游牧生活,关于这一阶段的历史资料极少。喀喇沁左翼蒙古族自治县是蒙古族为数不多的几个定居地之一,因而这里保存了大量的蒙古族档案材料,成为研究“北元”历史难得的珍贵资料。

目前《档案》已经整理译出汉文近千万字。

喀喇沁蒙古族丰厚的历史文化遗存是中国蒙古族各旗县之翘楚,为丰富中国蒙古族历史文化和中华民族大家庭的文化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但如今的喀左蒙古族文化发展却呈衰落之势,且已经进入语言文化转型期,全县蒙古语人口主要为60岁以上老人,年轻人中懂蒙古语蒙古文者已经寥寥无几,未来喀左蒙古人的蒙古文古籍档案怕只寄希望于其他旗县的蒙古人来解读,往事如风,逝者如水,大凌河依旧,喀左历史一如凌河蜿蜒而去,虽有许多遗憾与无奈,但却也是民族交融之必然。 

喀左蒙古族的传统也许一如这座荒烟衰草中的古庙一样吧

文章来源:



相关信息

成吉思汗陵旅游区鄂尔多斯生态动物园恩格贝生态示范区蒙古源流旅游区康巴什旅游区携程旅行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