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4日 星期六 六月初一 本站中文域名:www.成陵.com www.成吉思汗陵.com
首 页> 新闻中心> 蒙古族的马崇拜及其祭祀习俗(三)
内容详情

蒙古族的马崇拜及其祭祀习俗(三)

发布人:admin 发布时间:2013-11-11 09:05:00 点击数:9723
核心提示:蒙古牧人常常赋予马以神性,把马视为神灵和保护神,因此,对马的图腾崇拜不仅仅表现在蒙古族的生产、生活中,而且也反映在蒙古族的祭祀习俗中。马崇拜成为蒙古族传统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在马崇拜观念的基础上形成了独特的祭祀文化,丰富了蒙古族的民俗文化。

蒙古族的马崇拜及其祭祀习俗

苏日娜  闫萨日娜(中央民族大学)

()供奉溜圆白骏

供奉溜圆白骏是蒙古人崇马的另一种表现形式。著名的成吉思汗陵八白室中就有一室专门祭祀成吉思汗溜圆白骏画像,溜圆白骏蒙古语称呼为“萨日乐·呼鲁格”或叫“温度根查干”。溜圆白骏,就是一匹白色健壮的骏马,是成吉思汗曾祭奠过的苍天赐予的神马。神马按照祖制,是在鄂尔多斯草原上代代转生,延续不断。其选择标准是从当年成吉思汗时代的蒙古马种中选择二岁小马,选择标准相当严格,溜圆白骏必须是“眼睛乌黑,蹄子漆黑,全身毛色纯白,多少带一点粉白而闪光,不能有一缕杂毛。”作为神马,溜圆白骏要放牧在鄂尔多斯最好的草原,即准噶尔旗布尔陶亥草原上,不容许任何人骑,不准任何畜群干扰,完全是自由自在的。到它衰老时,由官方下达公文,从相貌特征相类似的二岁白马中推选顶替。每年农历三月二十一日春祭大奠,即查干苏鲁克大祭,出游八白宫时,把溜圆白骏也牵来系在金马桩子(阿勒坦嘎达斯),大家要向它叩拜。距离鄂尔多斯草原较远的部落,不能到现场祭祀白骏时,在自己所在草原或蒙古包里,写一个神牌进行祭奠。至今巴尔虎蒙古族仍建有马神庙,每逢祭日聚会进行祭祀。蒙古族地区广为流传的叙事诗《成吉思汗的两匹骏马》就生动地描述了成吉思汗与骏马相互依存的关系,再现了蒙古族这个马背民族独特的精神风貌,由此可见马在蒙古族心中的崇高地位。

()祭祀禄马风旗

祭祀禄马风旗是蒙古族的古老习俗,蒙古语叫“黑毛力”,一般译为“运气之马”,也称“天马图”。其原形态的画面是,在蔚蓝的天空中,飞驰着一匹骏马。骏马的右上镶嵌着一轮红日,左上方吊挂着一轮明月,左前蹄踏着一只猛虎,右前蹄踩着一只雄狮,左后蹄蹬着一尾蛟龙,右后蹄践着一只彩凤。把这幅画镶上狼牙边。然后门前筑一个祭台,祭台中央竖一根旗杆,把《天马图》悬挂在旗杆顶上,随风飘荡。有的蒙古地区竖两根旗杆,杆与杆之间以绳连接,把《天马图》拴在绳上,两侧配以蓝、白、黄、绿色彩旗。每月初一日,要在祭台上烧柏叶香,以示祭祀。《天马图》反映了蒙古族从游猎社会转入游牧社会的文化遗存,是以游牧为主,兼营猎业时期的产物。从画面上可以看出,游牧时期驯养的马居首位,起主导作用。而游猎时期的禽兽则居于从属地位,起配角作用,体现了蒙古族的尚马心理。《天马图》过渡形态的画面是,一匹扬鬃翘尾的骏马,正在绿色草原上飞驰,原有的禽兽已全部消失。这个《天马图》反映了完全过渡到以牧为主的社会形态。这是游牧社会兴盛时期的写照。从喇嘛教传入蒙古地区后,蒙古人信奉喇嘛教,《天马图》也随之发生变异,增加了一些宗教符号,如“轮王七宝”、“佛堂八供”等。禄马旗还刻有藏文咒语,通常为:“嘛,咳咳,具有神奇而充沛的力量,无尚珍贵的宝驹,智慧的禄马兴旺! 全速飞奔的禄马兴旺! 愿生命、肉体、机缘并一生的福禄发扬光大,骏马与猛虎、雄狮、凤凰、飞龙一样兴旺发达! 愿一切聚敛来归。金刚阿尤希苏恒。由于喇嘛本尊稀世高僧赐福之效。生命、肉体、机遇、福祚、人畜、食用,皆遂心如愿。愿禄马相应的诸般机会如同福海一样宽广。”蒙古牧民虔诚的祭祀供奉着禄马,祈求神马给予自己好运。

()葬马习俗

在一般情况下,蒙古人没有杀马食肉的习惯,却有把马作为祭品和随葬品的习俗。有趣的是,蒙古人在杀马之前,还进行一番祷祝:“不是有意拿刀屠宰,是绕在系绳上勒死命乖。不是有意殴打伤害,是缠在缰绳上难脱大灾。望你下辈子变马驹,在你归天之地生出来”。人们试图通过咒语及巫术的力量把因杀马而可能遭致的灾难转嫁至他物,客观上也反映了蒙古人的崇马之情。在古代人的意识中,把自己最喜欢的东西作为祭品方能体现心里的诚意,尤其把自己所崇拜的东西充当祭品,才能得到上苍或神灵的愉悦。特别是宰牲以祭祀,这种祭物的血可给人们崇拜的神以力量,从而换取神对自己的帮助,所以草原人都用马来作祭品。据《元史》载,蒙古人郊祭用马,冬至祭“用纯色马”,七月祭亦用马。而且,祭祀者必须“衣以白衣,乘以白马,坐于上座而行祭礼”。《多桑蒙古史》记载:“人死……及葬,则在墓旁以其爱马备具鞍辔,并器具弓矢殉之,以供死者彼世之用。若诸王死……及葬,则并此帐与牡马一、驹一、并具鞍辔之牡马一,连同贵重五品,置之墓中。”13世纪金帐汗国的蒙古人以及楚瓦什人,祈祷天神腾格里时必用马来祭奠。将马宰杀后,把马头与马皮挂在树上,把马血泼在树干上,然后祭者围绕树手拉手向上苍祈福。杜尔伯特草原的蒙古人,有宰马祭山的习俗。每当祭典,将骊马四腿捆绑,马头朝向山峰,用利斧劈面而杀,使马头的血浆喷向山峰,以示血祭。尤其蒙古人死后,用马来殉葬被视为时尚。据约翰·普兰诺·加宾尼的《出使蒙古记》记载:“埋葬时,同时埋入他的一顶帐幕,使死者坐在帐幕中央,在他面前放一张桌子,桌上放一盘肉和一杯马乳,此外,还埋入一匹具备马龙头和马鞍的马。”这种做法是人们“灵魂永在”观念的产物,认为死者到另一个世界,既有帐幕住,又有肉吃;既可以喝到马乳,又可以有马骑。他的马匹也能繁殖,并且可以像生前那样富有。当葬礼结束时,还要死者的亲人骑一匹马,围绕墓地范围急驰,直至马筋疲力尽而倒毙,然后人们用马奶酒将马头冲洗,把马的骨头与五脏六腑全部掏出来,马皮里塞满柴草,恢复马的原状,用一根木杆从腹部穿至马头,然后将木杆立于墓前,将整个马皮高高悬起,取悦于天神。威廉·鲁不鲁乞(William of  Rubruck)曾亲自目睹了这一习俗,在他的《东游记》中记载道:“我看见,在一个最近的死去的人的墓上,他们在若干高杆上悬挂着十六匹马的皮,朝向四方,每一方四张马皮。”

蒙古人给死者随葬的马匹与悬挂在墓外的马皮,含义截然不同。前者纯属陪葬,而后者则属祭祀。到了近现代,这个习俗虽然发生了变迁,但是还能透视出它的痕迹。《绥远通志稿·民族》篇载:“其俗最忌食马肉,盖早年人皆隶军籍,汗马立功,用其力不思食其肉也。”《绥蒙纪要》载:“人死后,死者之亲友广集,其子孙以死者生前之爱马,驾车一辆,与亲友扶尸,驱车适野,择一犬马鲜至之地,森林茂密之所,事毕,众牵曳之马,至尸屋旁,举斧斫其头,以祭之者。”杨·巴雅尔等在其《四川蒙古族文化与他们的状况》一文中写道:1998年初冬,我们去四川调查那里的蒙古族仍然保留着丧葬仪式上让马站在坟前进行哀悼的习俗。”

蒙古人平时路过敖包时不会随便走过,到敖包前必须下马,剪下一绺马鬃或马尾栓在敖包杆、绳索上以示祭典,最后再跪拜祈求富贵、平安。很明显,此处采用的是象征手法,剪下马鬃、马尾处的毛便意味着宰杀了自己的马匹。这些习俗是古代葬马习俗的演变形式。自古以来,马在蒙古民族的生产和生活中始终扮演着重要的角色。长期的生产、生活经验及历史实践和马对蒙古民族的功绩,造就了蒙古人尊马、崇马的思想观念。马是蒙古族的象征,也是蒙古人的骄傲。对于蒙古族来说,马既是战胜自然的结果,也是战胜自然的有力工具。它张扬了蒙古族的威风,增强了蒙古族的力量,开拓了蒙古人的视野,推动了世界的文明。

蒙古族自从与马结缘后, 便在马身上寄托和传承着美好的理想和追求。他们常常赋予马一种超自然、超现实的力量而加以神化并崇拜, 祈求得到它们的保护和恩赐。久而久之,蒙古族对马就产生了一种深远的生命认同观念。

 

 

文章来源:鄂尔多斯市成吉思汗研究院



相关信息

成陵旅游区官网农家乐周边游长沙旅行社湖北恩施旅游承德旅游网锦州旅游网朝阳旅游网沈阳旅游网大连旅游网营口旅游网

湖北旅游网携程旅行网e龙旅行网盘锦市旅游网云南旅游网虚拟旅游平台四川旅游网中国旅游网